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市场活动

回到历史的情景中感受他们的生命历程

发布时间: 2021-07-30 02:58:02  来源:欧洲杯哪里投注 

  《理想照耀中国(第二季)》终于播出了。虽然不是全部,但对每一个参与其间的人来说都是一种慰藉。2011年建党90周年时,我们《大师》团队完成了5集50分钟的《理想照耀中国》,每集讲述了4到5个人。播出后好评如潮,所以2016年初,台集团和中心要求我们再做第二季《理想照耀中国》。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大师》团队只有王韧、秦敏和我三个人,当时我们还以为如第一季那样,可以完成5集片子的要求。不料《理想照耀中国(第二季)》报到总局后,总局领导要求,一定要做到20集的体量。当时我们这个组还承担了总局2016年优秀纪录片表彰活动,创作任务同样非常繁重,而且时间也是很紧,显然要完成这样大体量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真不知道当年是怎么走过来的。如今留下来印象最深刻的是时任台长王建军的关心和充分的信任与放手。她两次来到组里,了解我们的困难,帮我们解决问题,与我们讨论节目。

  当时,节目经费不多,我们在时间老师的支持下,调集了新影厂的编导和原来《东方时空》的老编导共同参与,当时正在ICS履职的王立俊、朱晓茜也支援了4位导演,就这样,大家义无反顾地投入了创作。

  习总书记提出的“不忘初心”已经深入人心。本片的创意是按照时任台长王建军的要求,用好作品质感地向社会大众展示“什么是人的初心”,“如何才能不忘初心”为创作宗旨的。

  所以,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王韧、秦敏和我根据我们那时已有的条件,选择了李大钊、瞿秋白、许包野、夏明翰、王若飞、江姐、焦裕禄等22位人真实动人的故事,来讲述中国人为他人无私牺牲的精神和革命理想。

  如果说《理想照耀中国(第一季)》是截取了人人生的片段,或是用极简的笔触描绘了一幅幅人的肖像,是素描;那么《理想照耀中国(第二季)》则是用视听语言为人立传。

  最后我们完成了21集,每集大约54分钟长度,为22个人物立传的系列纪录片,其中焦裕禄做了上下两集,还有蔡和森向警予、周文雍陈铁军两对夫妇各合成一集。

  在一年的时间里,这样的体量在中国电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一次尝试。每集都是调动了所有电视手段。我们努力做到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独特的叙事切入点。以生动的、鲜为人知的故事彰显优秀的员“为他人,求解放”的精神和品格。全篇闪烁着他们为人民的幸福、为民族的解放、为社会的进步勇于牺牲的品格;揭示员优秀的品质就是人性的光辉,是人类文明的财富;并将力求全篇充溢着这样一种大情感:他们生命的印迹刻在大地上、写在苍穹间,人民铭记他们,祖国铭记他们,历史铭记他们! 可以说当时看过片子的人都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每一集片子都感人至深。

  “理想照耀中国”这个名字是王韧老师取的,他是《大师》节目的创办者。和《大师》一样,这两季《理想照耀中国》的文字绝大多数出自于他之手,王韧老师是《理想照耀中国》灵魂性的人物,更重要的他是自觉地追求纪录片叙事的文学性。我问过他怎么会想到“理想照耀中国”这个名字的?他说任何时代、任何社会人都是需要理想和信念的。

  在那个紧张制作的过程中,可以说每一个参与者都是跟着历史的记载和这些人一起生活了一次,以我们有限的情感和阅历,追寻他们的生命轨迹和思想历程。片中的这些人都已远去,而当年的他们大都很年轻:恽代英36岁,方志敏36岁,彭湃33岁,赵一曼31岁,江竹筠29岁,许包野35岁……他们都还是青年,正如《恽代英》中说到的“中国的唯一希望,便要靠还勃勃有生气的青年!”他自己做老师、办学校、编杂志、写文章,大革命前后的青年人,无不受他的影响。这个青年的导师,直到他牺牲时,也还是一个青年人。正是在年轻的生命这个点上,我们慢慢尝试着走近他们。

  回到历史的情景中,感受主人公的生命历程,这种设身处地的思考,是《大师》项目组的一个创作方法,也被延续在这次创作中。很长的时间里,节目组都是在读书,梳理史料。

  正是随着对历史梳理的逐步深入,我们对这些人的形象和身处时代,也从一知半解变得清晰起来。他们有共同的特征——他们关心人民,以帮助他人为人生第一大快事;他们有同情心,有强烈的公平和正义的道德;他们爱国,忧患于国家的贫弱,民族的衰败……所有这些是他们走上救国救民道路的起点。他们与社会劳苦大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始终是自觉地站在最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他们真正做到了牺牲自己的一切,献身于一个民族解放的壮丽事业。

  我身上的磷,仅能做四盒洋火,我愿我的磷发出更多的热和光,我希望它燃烧起来,烧掉古老的中国,诞生一个新中国。

  他们是解放者。当真切地悟到了这些道理,我们感觉到有责任将他们的所作所为所感所言表达好。在他们躬行的大地,在他们牺牲和奉献的地方,保存一份属于人的纯粹而高尚的理想。这种认知的结果则使我们在做这套节目时,不刻意煽情,而是注重人物的思想和作为与时代的关系,与人民的联系。

  这套人物传记纪录片有三个重要的特点:一是大量引用了革命先贤的诗文、家书、遗书等,并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在屏幕上,这是可供阅读的、关于传主最直观的展现他思想的第一手材料,不仅让观众可以读到他们的思想变化,更欣赏到他们文章的风华。

  二是引入了讲述人的角色,邀请到老艺术家焦晃主持。这是我们的幸运。作为献礼建党百年的一部片子,需要一个压得住的人,一个大艺术家。

  这不是我们与焦老的第一次合作。早在2005年,我跟着王韧老师参加中央电视台抗战胜利60周年特别节目12集纪录片《抗战》,第一次认识了老先生,那一次也是由老先生做讲述人;2012年做纪录片《黄浦江》,又邀请到焦老主持;这次可以说是第三次合作。老艺术家非常敬业,一丝不苟,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声声入心,堪称典范。

  三是我们为每一位人画了人像素描。当他们牺牲时,素描的人像在天空渐渐浮现,最后演变成刻在大地上的印痕,是希望表达这样一种大情感:他们生命的印迹写在苍穹,刻在大地,铭记人间!画者陈时卿,一个年轻人。

  第二季有22个人物。他们中有耳熟能详的先烈,也有藉藉无名的英雄。更有的是第一次在电视上呈现他们的人生。但即使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倘若你细细追究,却发现——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他是什么人?他何以成为这样的人?我们都不知道,或者说人云亦云。这些名字成了符号,而名字背后代表的一个人物的形象与命运故事都是模糊的。如何突破固有的宣传形象,将这个名字所承载的内涵质感地呈现在受众面前,是我们要思考、要做的事情。

  于是,在《方志敏》中,讲述方志敏的人生,他的奋斗、不屈与牺牲,同时特别讲述了他与母亲的的关系。“当他主政闽浙赣根据地,经手的款项数百万元,母亲找来想借钱买点食盐,但他说“钱经我的手千千万万,但一分一厘,都用于革命事业。”母亲走了,她没有埋怨儿子。苦日子她过惯了。”是他对母亲无情吗?不是。在女儿方梅的回忆中,父亲方志敏四岁还不会走路,是祖母背着他长大。所以在方志敏心中,最可爱的人就是母亲。所以在他后来的文章中,特别是《可爱的中国》,总是把祖国比作母亲。

  在《赵一曼》中,写了她受刑时的坚强与苦难,也写了她对儿子的不舍与愧疚。片中更是数次出现她以及留给儿子的遗书:“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写《江竹筠》,同样也不避讳她在狱中思念牺牲的丈夫、幼小的儿子,第一次写了她蒙着被子痛哭的细节等等。在这套节目里,我们的英雄都是有血有肉、闪耀着“人性”的光辉。他们是丈夫、是妻子、是儿子,是母亲,是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奋斗的革命者。

  每一次拍摄,不仅要阅读史料,同样也是一次调研寻访的过程。这在《许包野》中体现得非常明显,那就是一次真实的实地调查过程。他不知名,启动拍摄时没有一本传记,仅有几篇回忆文章登在家乡的刊物上,唯一的照片还是从一张大合影上截取的。

  这个人物是我在雨花台烈士名录中发现。当时感兴趣的是两点,一是他是牺牲在雨花台的学历最高的烈士,德国哥廷根大学的哲学博士;二是他牺牲后一直不为人所知,他的妻子直到50年后才知道他已牺牲。在得知丈夫逝去的消息后,妻子也走了。这中间有着怎样的爱情呢?因此我就向王韧老师提出了这个人物。与我的关注点不一样,他对这个人物的肯定,是因为许包野是德国哥廷根大学的博士。哥廷根大学是德国一所古老的高校,当时是哲学研究的重镇,同时也汇聚了当时世界上的大数学家、现代物理学家等等,如奥本海默。这样一所大学出来的人却能与百姓心连心,是很让人敬佩的,但他的材料非常之少。很多年来,他的名字也鲜见世间,是不为人知的无名英雄。

  后来才渐渐明晰、知道他可以说是中共党史的一个重要人物:朱德介绍他入党,曾做过三个地方的书记:厦门中心市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和河南省委书记。直到牺牲,所有人只知道他的化名“老刘”。所以很感谢王硕导演,她循着足迹完成了大部分拍摄,在她因别的任务离开后,王韧老师又接手了上海、南京的拍摄、并完成后期制作。

  同时也是在这次拍摄中,我们知道了许包野与上海的关系。他是在革命进行至最惨烈的时候到的上海,经历了上海最为的时代。

  “江苏省委报告里头就提到,在上海的江苏省委所属的中共党员,1933年底,3000多个人一下子就到500多个人,到1934年的9月底,只有400多人。1933年、1934年的那个地下党的破坏情况,跟1927年、1928年不一样,以前那时被捕的大多数牺牲了。到1933年、1934年的时候,叛徒多了,越来越多,1934年开始那个破坏是真是不得了。”

  人都是在具体的时代环境下成长的。注重历史环境的交代与营造,只有把这个历史的舞台搭建好了,那么舞台上的人物形象才更鲜明。而回到历史情景中,设身处地的思考,是我们多年做《大师》形成的创作方法。

  在整个拍摄制作过程中,创作团队都很受感动和教育:不仅被先烈本身的故事和他们对理想信仰的坚守,也包括那些毕其一生,将他们的故事传承下来的人们。

  他们都很无私地把自己多年研究的成果捧了出来,只是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去了解烈士的故事。他们中有教授、有学者,有馆员,也有民间的研究者……还记得在东北拍摄赵一曼时,尚志市赵一曼纪念馆已退休的老馆长刘莉陪着我们走遍尚志市赵一曼曾留下足迹的地方,十字坡、乌吉密等等;还记得寻访到为赵一曼最后医治伤口的张柏岩医生的后人,当听说我们要采访关于赵一曼的事迹,老人认为是义不容辞的事情。他们已经80多岁了,采访是在哈市的一个老公房里展开的。一个甲子过去了,女儿张碧琏依然记得父亲讲述的初见赵一曼时的那声问询:“我是中国人。是在抗日战场上负的伤,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是中国人吗?”但很遗憾,老人没能看到播出,已在2019年去世。

  其实,每一集中都有这样的故事不断地感动着我们。还记得《恽代英》的导演秦敏曾为大家讲述了《恽代英传》作者的故事。他叫张羽,2004年去世。他的一生中,编辑出版了小说《红岩》《烈火中永生》,还是著名的《红旗飘飘》丛刊的创办者之一。1956年他就立了《恽代英传》的写作计划。他走访了很多人,包括恽代英的弟弟恽子强。但到了文革,他被打成叛徒,关了9年。到改革开放后,他一方面为恢复自己的党籍申诉,另一方面,着手为恽代英立传,然而不久他脑梗了。1988年重病时,仍放不下传记的写作。他说“要是我死了,这些材料就湮灭了”。终于在1995年书出版了,他为此花了40年的时间,自费行程有两万里。

  也正是有了他们这样的人,不辞辛劳,史海钩沉,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一个个人的形象。而我们只是站在他们肩膀上的努力前行。

  客观地说,在做这部片子之前,很多名字我们并不知道,即使知道名字的,形象也是模糊的。因此在节目的创作与修改过程中,我们越来越明确,做好这些工作,就是我们联系这些已经远去的人与今天的电视观众的一种努力。